扎根贵州山区修“天路”的女工程师

已经工作27年的张胜林对桥梁建设行业依旧热爱,每当项目图纸变成现实,是她最开心的时候。

2018年6月,在大小井特大桥合龙现场,随着最后一节钢管吊装安装就位,作为贵州桥梁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工程师的张胜林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这座世界上最大跨径的上承式钢管混凝土拱桥,是贵州本土企业首次完全自主建设的。青山绿水间,大桥凌空飞架,宛如一道美丽的“彩虹”。


张胜林(左三)在施工项目上考察。

“赶上贵州交通发展的大好时机,我是幸运的。”回想一路走来的历程,张胜林时常觉得,自己只是在平凡的岗位上做了该做的工作。

1993年,从北京工业大学交通工程专业毕业后,张胜林便作为一线技术员,参与了位于贵州省瓮安县的江界河大桥建设。

第一次去现场,为了寻找最佳的设备安装位置,她徒手爬上高梯,任务完成了,腿还在颤抖。

那时,技术人员少之又少,张胜林一个人承担了项目测量、质检等多项工作。从底模制作、施工放样到安装模板、绑扎钢筋,再到浇筑混凝土、构件安装,每个工艺工序,她都在场。

“大桥建成时,从拱脚向对岸望去,那种跨越所表达的豪迈,让700个昼夜的付出得到了回报。”张胜林说,比起获得“詹天佑奖”,她在桥上看着飞驰的汽车、人们用扁担挑着瓜果疾行,更能感受到幸福和满足。

江界河大桥就这样开启了她的梦想之门。随后的重庆江津观音岩长江大桥建设中,长江上游水流湍急,大吨位浮吊无法到达桥位处,张胜林连续熬夜几十天,写下了一本厚厚的技术手册。她创造的“门式浮吊拼装钢围堰施工工法”获得国家级工法奖励。


张胜林在办公室查看项目资料。

2006年,已是贵州桥梁工程总公司副总工程师的张胜林,负责广州市地标建筑新光大桥的施工方案编制。

由于没有可借鉴的资料,她经常通宵达旦做方案。最终,一个大胆新奇的工艺摆在了评审组面前,严谨科学的论证得到专家肯定。其研发的“拱肋大节段提升安装技术”,对推动行业吊装技术进步具有重大意义,让该桥同时获得“詹天佑奖”和“鲁班奖”。

2016年,张胜林又有了一个身份——贵州桥梁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工程师。作为企业技术负责人,她主持了大小井特大桥、平塘特大桥的修建。

去年底,随着这两座大桥顺利建成通车,贵州的世界级大桥累计达到50座。因为有张胜林这样的建设者,2万余座桥梁拔地而起,曾经交通闭塞的贵州成了名副其实的“桥梁博物馆”。

“经过这么多年的积累,我们有信心修建更多高质量的桥梁。”张胜林说,山区桥梁建设条件艰苦、技术复杂锻炼了自己克服困难的勇气。

在她看来,土木工程是一个古老而传统的行业,它的建设需要与当代技术、管理相适应,比如向信息化、智能化方向发展,但不管如何变化,追求精度和高品质,是任何时候都要坚持的。

“带着沉甸甸的理想上路,她用柔弱的肩沐风栉雨,担负起厚重的桥梁使命;迈开轻盈的步伐翻山越岭,她在奇山丽水之间,筑起一道道气势磅礴的壮丽飞虹。”2018年底,张胜林获得“十大桥梁人物”称号时,颁奖词这样评价道。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