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工程” 绽放芳华

1925年深秋,面对当时严峻的革命形势,32岁的毛泽东独立橘子洲头,凝视湘水滔滔北去,发出了“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历史叩问。

近100年后的今天,青年毛泽东艺术雕塑矗立于橘子洲头,一代伟人目光如炬、英姿飒爽,其心忧天下、敢为人先的豪情壮举仿佛就在眼前。

如今,青年毛泽东艺术雕塑已成为长沙的地标建筑,吸引着千千万万市民游客前来瞻仰。这样一座“建筑艺术作品”是如何设计和建造出来的?近日,市住建局结合党史学习教育开展“重温红色建筑记忆 展望城乡发展未来”专题宣传活动,青年毛泽东艺术雕塑设计技术总负责人胡建国讲述了雕塑设计“背后的故事”。


出图 耗时半年出具科学详细施工图纸

青年毛泽东艺术雕塑2007年2月经中共中央办公厅批准后立项开工建设,以1925年青年时期的毛泽东形象为基础,突出表现32岁的毛泽东胸怀大志、风华正茂的气概。雕像由广州美术学院黎明创作,湖南省建筑设计院胡建国担任设计技术总负责人;其高32米、长83米、宽41米,基座3500平方米,由8000多块采自福建高山的永定红花岗岩石拼接而成,总重量约2000吨。

“我们现在看到的雕像是朝东南方向,不是朝正东或正南,这主要是出于艺术性考虑,长沙日出是在东南方向,雕像朝东南,光线要好一些,立体感也会强一些。”胡建国介绍,如此大体量的雕塑既是一件艺术作品,也是一项建筑工程,以建筑的手段来进行雕塑的主体设计与施工,这在国内属于首例。

“我们主要负责雕塑的建筑方案与施工图设计。”胡建国介绍,体型复杂、颈部刚度较柔、刚心与质心不能重合等,这些都给设计带来不小难度,在结构设计时必须通过多方案对比并反复调整。设计团队及各参建方先后召开数十次研讨会,确定建筑方案、结构体系及施工技术条件,收集大量相关资料,同时对异形结构进行了多次实体模型试验,因工期紧经常通宵达旦工作,最终耗时半年为工程出具了科学详细的施工图纸。

克难 扫描建模创新打造“百年工程”

永久性雕塑不同于一般的建筑物,其外型十分复杂,如何使雕塑的内部结构与外型设计相吻合?

胡建国回忆说,设计之初他们就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难题,因为雕塑形体非常复杂,外表面上任意两点标高与空间位置均不相同,这也意味着雕塑的混凝土顶板是不规则形态的曲板或折板,但曲、折板的角点标高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无法简单确定。

“经过多方考虑和研究,项目组决定采用对1:60的泥稿进行三维扫描建模,以10厘米的间隔对模型进行水平、纵向、横向的剖切,再对各剖面进行整合,形成数万个交叉标高数据,这些交叉标高及坐标就是雕塑结构设计的依据。”胡建国说,他们在这数万个标高中寻找规律,进行结构的梁、板、柱布置,并建模计算,同时模拟出对各类自然灾害的抗破坏能力。

雕塑的艺术造型经过数次修改,比对的数据也不断更新,因泥稿小,有的细微变化也许肉眼都无法察觉,但通过建模放大至实际大小时,每平方米载荷改变就可能有几百公斤,所以每次修改涉及更改的比对数据均以万计。

根据设计,青年毛泽东艺术雕塑的基座部分整体采用钢筋混凝土框架加核心筒结构的形式。雕塑头部因异常不规则且悬挑荷载大,因此颈部以上采用了在钢筋混凝土核心筒悬挑12片钢筋混凝土短肢墙的结构形式。雕像结构的安全等级为一级,结构设计使用年限为100年,抗震设防烈度为7度。

 拼装 8000多块“永定红”拼出艺术作品

青年毛泽东艺术雕塑对材质的要求非常高,既要表面纹理均匀、质感好,又要材质坚硬、色调一致,还得耐酸碱、耐风化、耐冰冻,并且成材率要高。雕塑选用的石材产自福建龙岩市永定县,“永定红”的颜色比较偏暖色调,花纹均匀细致清晰,能够很好地表达雕塑的艺术感觉。

“8000多块石材从矿山切割下来后,为避免色差影响,全部依据事先确定的位置编号,根据编号次序进入工厂加工,再运至现场按编号位置拼装,拼装完成后进行微调和精修。”胡建国介绍,雕塑完成后,表面还覆盖了一层石材保护剂,在雨天,这层保护剂将在雕塑表面形成“荷叶效应”,雨水滴在上面就像滴在荷叶上一样,形成水珠,而不会渗透到石材内产生深浅不一的干湿色差。

“现在每当从城市各个角度看到这座雕塑,我都会为参与这项伟大的工程而感到无比骄傲和自豪。”胡建国说,青年毛泽东艺术雕塑是一座“建筑化的雕塑”,也是一座“雕塑化的建筑”,“它建出了技术的新高度,建出了社会的影响力,也建出了我们心灵的震撼。”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